草莓安妮

我不会安慰别人,从来都不会。
我想说些什么但我说不出来,我知道她很难过但我不知道我该干什么,我只想面无表情的站着。
我见过她虚荣她自私她做一些过分的事时的样子,然后见到了她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,她现在磕着自己的苦果。我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打爆她。
我他妈打爆她的头,哭你大爷。

评论(1)

热度(1)